唐半安

你们好,这里唐半安,主混APH,刚刚入凹凸。是个半吊子的博爱写手,日常智商不在线的精分。天雷外国&自家省拟,手头无数巨坑的咸鱼。乐乎ID是2841354291,还请阁下多多指教。附:全员主耀厨。

十一贺文

☆省拟主场
☆大多黑白,省拟男女双生
☆满满的私设
☆中华组
☆一群熊孩子们
☆可能会有子菊等

安/徽:
        “洛笙洛笙洛笙洛笙洛笙开门啊!”大清早被王绾琪的敲门和夺命call闹醒。生无可恋的抹了一把脸,随手扎起乱糟糟的长发,然后才颇为不情愿去开门。脸上写满了嫌弃,抵着门,语气不善:“臭丫头,今天十一你丫要造……”还没说完就被自家妹子打断了:“洛笙,帮我梳妆,晚上要去见大哥的……”
        毕竟也是相(hu)伴(dui)千年的存在了,看着少女杏眸中满满的央求,王洛笙垮下了脸。好看的脸上满是无奈:“我知道了,傻丫头,我先帮你选衣服,然后在帮你打理头发什么的,行吧?”王绾琪这才弯了弯眸子:“谢谢哥!我就知道兄长大人最好啦!”王洛笙颇为咬牙切齿和弹了对方一个脑瓜崩:“你这丫头,只有这时候才会叫我哥哥啊。”王绾琪走后,王洛笙却发起来呆,不自觉的喃喃道:“真快啊。今年……送大哥什么呢?”

上/海
        “王璀琀(男体)!小.兔.崽.子昨晚网游又玩到几点?!啊?!”得,好一对难兄难弟。大清早就因为赖床逼得漠珂(女体)发火。王璀琀此时也是一脸惊恐地看着拿上了鸡毛掸子的王漠珂:“艹艹艹艹艹!姐!你这是要出命的!”漠珂挑眉,手上的鸡毛掸子却已扔向了王璀琀,怒不可遏:“小兔崽子你还敢说?!我让你玩,你就通宵?!大哥今年可是在咱们家过生日啊!!赶紧把你的猪窝收拾好了!”
        王璀琀听到这句话猛地坐起面带惊悚:“今年是咱们家?!我的天啊!那帮孙子可就等着我出漏子呢!我就说昨晚王洛笙那王八蛋居然陪我玩第五了!”王漠珂瞬间黑了脸,摔门而出:“mdzz!”

江/苏
        “小辞(女体),来,衣服帮你挑了几件出来,你看看穿哪件。”    王苏琰看着从厨房出来的苏辞笑着说到。脸上的笑意温润如玉。“兄长,今天早上是粥哦。你的那碗我放过糖了。”王苏辞笑着把自家哥哥拉倒餐桌边:“衣服什么的,吃完饭再说。我相信你的眼光。”撑着脑袋时不时看着正吃的开心(划掉)埋头苦干(划掉)认真用餐的王苏琰,眼中的温柔难以掩饰。

        同样是兄妹……差距真大……

世界会议

          王耀转着笔,明显的心不在焉,看向吵的正欢的伊万和阿尔,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真是的,明明是他的生日却要在这里听着他们吵架。王耀也懒得管他们之间的“打情骂俏”,摸出了手机直接看起了小说。“耀,在开会的时候做其他事情不好吧?”阿尔大声嚷嚷着,吸引了大部分国家的注意力。王耀收起了手机,挑了挑眉一脸理直气壮:“那就要我听你俩吵架?”

         伊万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被噎的无语的阿尔,毫不留情的嘲笑:“你和小耀怼,哪一次能赢的?真是不长记性。”王耀则敲了敲桌子有些不耐烦:“我说你们,拖了这么久,该讲的都讲完了吧。”也不知道那些孩子准备了什么。阿尔被噎了一次,再加上最近自家上司惹出来的那些破事,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两声:“那hero我宣布散会!”

王璀琀家
       “王璀琀你是不是傻!那是糖!”王漠珂反手给了王璀琀一个爆栗子,然后拿走了人手上的糖,又顺手把人踹出了厨房,“滚蛋,别在这碍事。”撇了一眼时钟又喊到:“小崽子你去看看京爷他们来了没。”王璀琀一边不情不愿的应着一边走向客厅,拿起手机玩了起来,看的王漠珂想再给他一巴掌。

         “肯定是王洛笙那家伙。”听着简直像是深度强迫症患者一样。王璀琀吐槽着磨磨蹭蹭的去看门,门一开都不看人就喊道:“小皖啊,你这是看着秒表敲门的吗?间隔三秒敲一下。”王洛笙也懒得搭理对方,一脸嫌弃的走进客厅:“漠珂姐好。”王洛笙熟门熟路的换了鞋,看着王绾琪放下礼物之后便招呼人和自己一起去厨房打下手。

        “中午胡一餐,晚上在准备好了。绾琪和洛笙去做蛋糕,王璀琀你再玩手机老娘把你手机砸了!滚去打扫卫生。”王漠珂扯着嗓子喊到,王洛笙却笑吟吟的安抚:“好了好了漠珂姐,别把嗓子喊坏了。”对此王璀琀表示十分不屑,嘀咕道:“就会唬人。”

当晚

          “阿苏你蹲下去一点啊。”“王洛笙你别踩我!”“诶诶诶那个小崽子推的我!”“洛笙你小心点。”
        嘀嘀咕咕的声音在门锁响起时重又归于沉寂。白炽灯刚刚亮起,接二连三的礼炮彩带响起。“大哥黯爷生日快乐!”似是心有灵犀一般的异口同声让王耀忍不住脸上的笑意。王黯也难得笑了笑揉了揉身边苏琰的脑袋:“小兔崽子们……干的不错……”

         

        

END
题外话
        别问我为什么提前了两个月左右就发了十一贺文,因为我开学高一就要禁网了,所以不管啥上啊,中啊,都请务必等我放假回来补。悄咪咪求fo,求K列。有啥梗想看的话也留言呗,最后求小红心小蓝手和留言_(:3」∠❀)_

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上

•作为一个耀吹,写文当然是为了吹耀。
•陷入难产期的某安/跪/
•大概是all耀主黯耀吧(???)
•嗯,都说少主没童年,我偏偏要写一个若耀。
•也许不会有下了吧_(:3」∠)_
•正文走起

         和往日一样,王耀的生物钟让他一大早就醒了,不过由于今天世界会议要开,王耀只好打消了睡个回笼觉的想法。

       天知道王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花了多久才接受这不是梦?下意识了捏了一把自己的脸,这才相信自己居然变成了小孩这回事。嗯,看着身高,大概是秦的时期吧?跟在后面的王黯就没那么淡定了。差点因为跑神而一头撞到墙上:“这什么情况?!”

         王耀瘫着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王黯看着对方然后提出了一个无比现实的问题:“今天的世界会议怎么办?二肥那家伙最近可是有点想上天的节奏啊。”王耀则不紧不慢的完成一系列洗漱然后理所当然的表示:“就这个样子去呗。”然后顶着王黯一脸WTF的表情伸了个懒腰并催促道:“你赶紧的,我还等饭呢。”

        王黯:……原来性格是随着年龄变化而变化的吗???

        “黯爷早,大……哥……早?”王璀琀看着只到自己腰间的王耀吓得手里的碗都差点掉了。而身后的王洛笙则因为被王璀琀挡了路看不见情况不耐烦的推了一把对方,然后一边从一旁挤了出来,一边嫌弃道:“你犯什么蠢……呢……大哥?!”看着自家大哥大样子王洛笙也懵了,然后愣了两秒之后,放下碗走向对方:“大哥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话还没说完就被王璀琀按着头硬塞了回去:“大哥大哥,你这是什么时候的样子啊?你今天的会要不我和你去吧?要不然大哥你就让京爷去吧?对了大哥你有没有这个码的衣服啊?我让漠珂送两套过来?”

        王黯看着自家弟弟们一个比一个蠢萌的表现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心情的揉了一把王洛笙的脑袋笑着调侃道:“啧啧啧,不是爷说你啊洛笙,璀琀就算了,怎么你也开始卖蠢了呢?”听着这话王璀琀不满的嚎道:。“黯爷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才不蠢啊!”王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一脸“大哥宠着你”的表情说道:“嗯,你不蠢,傻而已。”王洛笙脸上的嫌弃简直突破天际了:“呵,二傻子。”王璀琀听了这话就直接开始和王洛笙互怼惹得供电两人只能相视一笑,懒得去管这种日常的小打小闹。

        王苏琰则表现的十分冷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问道:“大哥,您需要京陪您去参加会议吗?”

刚被京爷赏了爆栗子的两人:……我不存在别看我我什么都没干

        最终还是敲定一个人去的王耀定着弟弟妹妹们或担心或埋怨或痴汉(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的眼神上了飞机。

         “说真的,爷挺好奇那些蠢货看见你这副样子时的神情的。”王黯的眼中是藏不住的戏谑,脸上明晃晃的写着看热闹不嫌事大。对此王耀翻了个白眼表示:“你不看资料的吗?这一次的会议常异色是在一起开会的。”

        王•迟到专业户•从不看资料•发言就是照着稿子念•态度永远模棱两可•跳闸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表示:“啧,艾伦那家伙的。资料向来是絮絮叨叨没完没了还没个重点,你又不是不知道。”

         强忍着把手里的资料摔到对方脸上的想法,王耀……王耀还是没忍住他的冲动。王耀表示他已经忍这家伙很久了,天天吊儿郎当的太有损形象了。

         等到了会议室时,大部分国家选择怂,默默的低下了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而少数不怕死的也在触及王黯不悦的眼神之后被自己的理智强行按下了脑袋,哦,当然,联四除外。“哟,王黯,你家常色怎么个情况啊?”艾伦喝着可乐颇为幸灾乐祸的说道。王耀理了一下领带,回以关爱智障的眼神表示:“重新体验一把小孩子而已。”王黯大大咧咧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补了一刀:“没见识的。”

        艾伦:???这是什么操作???

        “不开会了?”王耀撇了一眼阿尔,不经意地问道。阿尔不自然的咳了两声,然后继续他那理直气壮的演讲。王耀则没好气的踩了打算睡觉的王黯一脚:“昨晚拉着我熬夜打游戏你现在还好意思睡觉?!”没好气的压低了声音指责对方。罪魁祸首则毫不在意的表示:“那你睡爷听呗。”

         众:mmp,七夕已经过了好吗?!

         还没两局王黯就和艾伦怼起来了,乘着这空档,伊万凑近了王耀,笑着问道:“呐,小耀你这是怎么回事啊?”王耀摊了摊手一脸无奈:“我也不知道,今天一早起来就是这样了。”伊万还想说什么就被王黯毫不留情的赏了个爆栗子:“蠢熊,离阿耀远一点。”

        顶着张正太脸,王耀卖起萌来毫无心理压力,笑吟吟的给伊万来了个wink暴击:“好了万尼亚别闹了啊。”还顺手揉了一把对方的脑袋。

      
TBC

置顶

各位日安!这里是唐半安,临近开学悄咪咪来一波K列。
产品姓名:唐半安,安逸遥,易子夏……等等贼多就可以不用管了。

产品特征:白切黑,日常中二的神经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蠢不到嗯。思维跳脱,一跳十万八千里那种,活在空间可烦人的那种一天能转几十条说说。超——护短,不管怎么样,我列表别人不许骂不许惹,错了就错了,TA不会无缘无故那么做的。十分冲动,懒癌拖延症晚期,轻微洁癖的强迫症晚期
患者。

产品功能:你不开心我可以当树洞,想办法逗你笑,想被人宠?好的我把你吹上天。偶尔写点段子的半吊子写手。

使用说明:偶尔负能,日常智障,生气直接删人,再重要的东西说放就放,拒绝吵架拒绝撕逼

其他:目前主混APH,凹凸,第五。APH主食耀相关CP,杂食党,耀吹,我家阿耀世界第一棒,没有缺点,不接受一切反对意见。凹凸主食all金,第五杂食,佣吹。除此之外也吃米优(终结的炽天使),塞夏(黑执事),all叶(全职高手),花邪(盗墓笔记)……

        算是归档吧,原本打算改一下重发的来着,但没想到几乎是重写了一遍。试图骗fo。嗯,有敏感词被屏蔽了orz以及私心all耀tag

挂人

前言:说真的,我不知道有些人是怎么想的,你可以不喜欢一个角色,但请你不要诋毁他。某些“作者”请自重。

•这是打击报复
•就是不爽下来的产物
•气到哭
•知道这个“作者”的,求您举报一下,或者告诉我是什么APP我自己举报
•来自 @404—雪樽清酒 太太的梗,已授权。

戳我被挂原文

         棕发的少年看着被迫跪在地上的人笑了笑,看似纯良的笑意却莫名的令人背后发冷:“呐,被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讨厌了真是令人难过呢。”身边带着眼镜的金发少年嗤笑一声:“我想这位小姐不需要你的安慰。”褪去伪装的阿尔这才显露出一份世界霸主的样子,而他身边的亚瑟则倚着墙懒洋洋道:“喂——阿尔,小心别让她死了,差不多就可以了,不然王耀那边不好交代。”

        费里却笑了笑似是有些苦恼:“但是,小耀家里那么多人,少那么一两个,也很难注意到吧?”艾玛却不如他们那样淡定,握紧的双拳攥紧了又松开,最终还是未能忍住,拽住了少女的头发:“你是在侮辱我吗?在你的眼里我是一个随随便便要求其他人去杀人的人吗?”血红色的眸中①晃着危险的意味。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对上女生不敢置信的表情,艾玛嗤笑一声:“被你写出来是对所有人都侮辱。”眯了眯眼,笑了:“你觉得我是抖M吗?还是说你认为我会喜欢一个敌对正营的人?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拽着女生的衣领,情绪失控的艾玛又给了女生一耳光,才稍稍冷静了点。

         “啊!”下一秒女子的尖叫声响彻于小小的地下室,始作俑者的费里却无辜的笑了笑:“哎呀,抱歉,没看见呢。”蹲下身似是要查看女生的伤口一般,却在下一刻掐住了女生下颚:“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哦,再怎么说,我也曾是黑手党呢?”眯着的眸子不知何时睁开,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半点笑意。亚瑟有些不耐的打了个响指,施下了禁音咒②:“喂,我说,你们真的很啊。BAKA。”

       金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拦。金走上前去,却并没有动手:“我和格瑞是最好的朋友,请你不要侮辱我们之间的友情。我也不会因为那种奇怪的事情要求格瑞去杀人。”格瑞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将金挡在身后,他不希望金看见这些,但,果然还是忍不住啊,烈斩飞似的划过女生的手腕,被施下禁音咒的少女只能瞪着眼睛,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你,不配。”

        金发的美/利/坚小伙扔了手里已经空了了易拉罐,讽刺似的扯了扯嘴角:“hero一般是不会苛责女士的,但是,你做的实在太过分了,hero必须要对你施以制裁呢。”女生一个劲的摇着头,眼中的仇恨丝毫没有掩饰的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子弹划破空气穿入女生的腹部,阿尔却一如往常般没心没肺的笑着,甚至带着些许调笑意味的看着角落里穿着军装格外严肃的路德维希:“路德,你只是看着吗?嗯?”

         路德维希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犹豫,最终还是没有动手。蓝色的眸子里满是不屑,似是看着什么虫子一般:“不,我并不想对这种家伙出手。”带着帽子的绅士轻笑了两声:“虽然说绅士是不会对女生出手的,但毕竟我可不是那种绅士啊。”亚瑟稍稍回忆了一下,想起来眼前人的信息:“1888年,在伦敦白教堂一带将至少五名……prostitute③杀害并取出某些器官的开膛手‘杰克’?”杰克笑了笑,手却没有停下,锋利的指刃剖开了少女的腹部:“真是令人怀念的称呼呢。”

        亚瑟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他可不想这身一副染上不干净的东西,眸子的带着些许恶意:“小姐,我希望你可以搞清楚一件事,蠢也好,傲娇也好,或者是其他什么,都只不过是表象而已,感情那种东西啊,是不存在的,那么,祝,你,好,梦,My lady.”

        少女的身下不知何时出现了类似漫画中魔法阵一般的图案。少女眼中的绝望映在所有人都眼中,却没有人愿意帮她。

         愿您好梦,不称职的作者小姐。

END

①这里是艾玛的另一面,所以说红色
②因为我吧,想(lan)不(de)出(qu)来(xiang)咒语,所以一笔带过。理不直气不壮.JPG
③是女支女的英文,因为怕被和谐所以就用了英语。

挂人,真的,受不了这种人。在QQ空间看见的说说,有没有人能告诉我,这是哪个APP好让我举报。

七夕贺文


食用说明
•大概丝路
•七夕背景
•试图混更,今天,大概,还有一更,吧(?)

  “七月七了啊。”王耀抬头看着日历,暗自出神,不知在想什么。其实说到七夕,他第一个想起的是本田菊那孩子。以前七夕自己总是被他用各种各样的理由留下,后来被囚/禁(闭关锁国)之后,就再也没过过七夕了。再后来,就到建国之后了,还是伊利亚那家伙,知道七夕的含义以后每年七夕就拖着自己一起过。再后来,就是伊万那孩子了啊。
  看着手机上的伊万发来的短信,回绝了对方。今年七夕,他要去看个故人了啊。
  国家灭亡,意识体也会消散,这是所有意识体都知道的。但是没人知道,国家没有的情况下,意识体消散也是有的,只不过会有新的意识体取代原本的那个而已。曾经,这也是他的想法。
  是的,王耀曾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太累了。他见过太多了曲终人散;也看过太多的意识体的离开;更见过了生离死别。

  下雨了。王耀看着灰暗的天空,想着。随手打了把伞不知道拎着什么,出去了。
  最后王耀走进一个墓园,十分冷清。“果然只有这种时候才只有我一个人啊。”将手中的酒,怀里抱着的雏菊放下,眉眼间难得透露出一股温柔。“大秦。”刚喊出名字,便红了鼻尖。
  “我来看你了。”
  “费里和罗维诺那孩子都长大了,不用任何人的保护了。”
  “你真过分啊。让我一个人受了那么多年的罪。”
  “大秦,你知道吗?我啊,最讨厌你了。”说到这,请不自觉的哽咽了起来。
  “明明当初是你追得我,明明当初你说过你不会抛弃我的……”泪水终是忍不住滴落。
  “我明明好不容易喜欢上你了,你却离开我了。你这是在报复我初见你时的高傲吗?”
  “大秦,大秦。我只想到它盛极一时的风光,却忘了它是个短命王朝啊。”声音哽咽,一时竟说不下去。
  “哈啊……早知……当初我便应叫你华夏啊。大秦,你可知,古/埃/及,古/希/腊还有你,你们走的倒是简单得很,哪像我,苟延残喘至今。”思及至此,自嘲般的扯了扯嘴角,温柔的抚着墓碑。
  “大秦,现在的那些个小鬼头可是一个比一个要厉害了啊。不过,我还是活下来了还强大了。”

  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笑了:“现在七夕也有人配我过哦。你要是不服气,就自己来找我吧。”
  
  
  
  END
  
  

双向暗恋

•瑞金
•现代校园设定
•如图双向暗恋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凯莉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金发男孩晃了晃手:“喂!我说金你想什么呢?”金这才回过神,甩了甩头,看向凯莉:“唔……凯莉,你说格瑞有喜欢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凯莉似笑非笑的表情噎了回去,金挠了挠头,讪笑道:“凯,凯莉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凯莉不紧不慢的剥了个棒棒糖笑道:“怎么?你喜欢格瑞啊?”金涨红了脸半天才点了点头,却错过了凯莉脸上的意味深长:“那本小姐就勉为其难的帮你打听一下好了。”

         紫堂幻的声音从后座响起:“凯莉,这样不好吧?如果格瑞不喜欢金的话,岂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吗?”凯莉却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哈?要是不问他,你怎么知道他和金不是双向暗恋呢?”金犹豫了一下,也同意了紫堂的话:“我觉得紫堂说的有道理啊。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接受不了吧。”说话的语气都蔫吧了,气的凯莉又瞪了一眼紫堂幻,颇为嫌弃道:“行吧行吧,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

        这几天金都很不对劲,格瑞这样想着。那个笨蛋在躲着自己,在连续几天都没遇到金之后格瑞意识到了这点,然后周身气压更低了。

        看着心思不知道飞到哪去的发小,格瑞叹了口气。暗恋十几年的人,突然开始躲自己,怎么想也不会是个好兆头吧。“金。”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然后少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惊了一下,水蓝色的眸子里明显藏着些什么。“你……”话还没说完就被金打断了。“啊!格瑞我今天和凯莉约好要陪她去买书来着我先走了!”看着少年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格瑞微不可闻是叹了口气。

         金一脸欲哭无泪的看着凯莉:“凯莉,这就是你说的好办法啊?”凯莉一手叉腰颇为理直气壮的说道:“安啦,格瑞那家伙一定会答应你的。”金苦恼的挠了挠头:“凯莉你怎么会这么肯定啊。”凯莉眯起来眼睛:“嗯?你不相信本小姐的话吗?”“哈,哈哈,怎么会呢?我只是……”金干笑了两声,声音越来越小,然后被凯莉拍了拍肩膀,强行定下了这件事。

         凯莉发誓,她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那个死芦荟昨天把她堵在学校,堵了至少一个小时,就为了弄清楚金那傻小子为什么躲他。恨恨的咬碎了棒棒糖,笑的像只狐狸一样。她要是不还回去,怎么对得起自己星月魔女这个称号呢?

        “格瑞!”人未到声先到说的就是金了,格瑞看着跑向自己的发小颇为无奈,却仍是停下了动作。“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你是不是喜欢嘉德罗斯?”格瑞身形一顿。

#我喜欢的人以为我喜欢我情敌怎么办?在线等,急#

        “不。”当然,格瑞原本想说的话因为人设硬生生的噎回去了,就成了这样。而金则按照凯莉大小姐的指示进行下一步:“嘉德罗斯每次和你约架你都会应啊,凯莉说这是相爱相杀来着。”无意间卖了凯莉对金这样说着,完全没有发现格瑞的脸都黑成银爵了。

        被卖了的凯莉:降温了吗?啧,不知道金那笨蛋能不能按计划啊。

        好不容易到学校,格瑞算是松了口气,自家发小也不知道是怎么想到怎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一路都没能打探到消息的金:我觉得我又被凯莉坑了。

        凯莉听着金的描述简直快要忍不住笑,她打赌格瑞那个大冰块一定被气的不轻。拍了拍金的肩膀:“金,要不要试试用情书表白?”金犹豫的一会儿,才趴在桌子上闷闷道:“好像也只有这样了。”

         格瑞在自己的桌洞里发现了一封情书,就算是没有署名他也能看出来是哪个白痴写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却停留在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

         “金,在一起吧。”午休时格瑞拉住了自家发小,这样说到。完全没理会自家发小已经炸成烟花的心。

END

题外话:嗯第一次写凹凸的。/躺尸/对不起我家小天使,求轻打

随笔

◆做梦梦到的鬼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黑了的耀
◆大概是供电加上一丢丢极东?
◆好啦好啦,就是黯爷吃菊的醋了。
◆大概是占有欲爆表的弟控黯X喜欢装鹌鹑的纯情(?)耀
◆小菊几乎没戏份,只是道具(活着不好吗?!)
◆大概会有肉渣……吧(?)
◆嗯,脑抽的垃圾产物。
◆最后,目录总结在tag求小红心小蓝手

       “王亮亮,你可别玩忘了今晚的大事啊。”电话那头是过分轻佻男声让王耀无奈的摇了摇头:“啧,王跳闸你说的是你吧,你以为小爷我像你啊?”对面的男生笑了两声似是刻意调笑:“你不像爷吗?嗯?”王耀咳了一声,笑骂着挂了电话。

         “哟,艾伦这小子胆大啊。”王黯看着仓库中混杂的du品,轻佻的吹了声口哨。王耀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悦,扯了扯嘴角:“还真当自己的老大了啊。”王黯翻了翻身边的纸箱意外的发现想一把火烧了还有些难度。用手机调整角度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又扯了一把王耀的小辫子,成功换来对方的眼刀后,笑吟吟的问道:“阿耀,咱把这直接炸了吧,多简单。”王耀想什么似的扬起了嘴角:“成,谁让这小子挑了个这么僻静的地方,不搞点大动静算什么警告。”

        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王耀和王黯对视一眼,似是没发现刚刚的动静一般,径直向大门走去。看了眼齐腰的箱子,王耀的眼中划过轻蔑,却像是全然不知一般走出了仓库。

          王耀看着似是出神的王黯笑着走到人的面前,晃了晃手:“喂,黯,你在看什么啊?”王黯收回了目的,颇为冷淡的飘来一句:“没什么。”便上了直升机,下一秒,身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始作俑者的王耀在直升机上看着被火光映红的夜空,十分平淡道:“果然啊,那种家伙还是死了,我才能安心一点。”从刚刚就一直没说话的王黯突然问道:“为什么?”血色的眸中满是不悦,王耀却移开了视线,没有说话。
  
         “还对本田家那小子恋恋不忘啊。”王黯似是嘲讽一般的说着。王耀却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恨恨道:“我没有!”王黯嗤笑出声:“呵,你刚刚看见他了吧。还刻意挡住了爷的视线,怎么?喜欢上他了?”眼中的不悦让王耀突然失了声,王黯对自己一再的宽容让他几乎忘了王黯的恐怖,让他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不容许任何人反驳的暴君。

        王耀近似默认的态度,让王黯在火大的同时心中升起一股杀意。将王耀禁锢在座椅间,看着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脸上浮现出的惊慌,眼中的不悦加深。

         “阿耀……”温热的气息扑在王耀的脸上,王耀有些尴尬的别过脸却因此错过王黯眼中的偏执。“他有什么好?”气氛变得暧昧起来却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而手机上的来电人却是直接烧断了王黯的理智,接过电话还不等对方出声,便不顾王耀意愿强行吻上对方。

         王耀意味不明的推搡像是欲擒故纵,狭小的空间中被压低的呻吟声所充斥。电话那头的人早已挂了电话,冷却下怒火的王黯却是骑虎难下。“阿耀,爷喜欢你。”将脑袋埋进王耀的脖颈处,一声又一声的重复着:“阿耀,和爷在一起不好吗?”

         王耀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揉上自家兄长的脑袋:“好。”却完全没看见王黯一脸计划通的表情。

         当然次日艾伦气到炸的摔了手机以及恼羞成怒的王耀决定让某人睡一个星期书房就是后话了。


END

殊途同归

·异色极东主场。☆
·供电和黑白菊亲情向☆
·猜猜是刀是糖。☆
·虽然是极东但葵黯俩只就几乎没打过招面
·赤花症葵&花吐症黯☆
·感谢师傅sama @Ag☆(银)
·另附全文目录

          “阿耀,帮爷给艾伦那蠢货请假……”面对王黯遮遮掩掩的语气,王耀只能颇为无奈地随意编了个理由打发掉了艾伦和阿尔的会议。“黯,你出什么事了?”王耀关切的语气让王黯心头的躁焦更上一层,暗红色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阴霾。“我说过了我没事!咳——”糟了……王黯不耐的推搡着王耀,显然是不想让对方见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黯!”王耀有些惊慌的拽住自家兄长的胳膊,嚷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在瞒我什么啊!”

        “咳咳——”随着剧烈的咳嗽,几瓣带着血丝樱花从那略显苍白的嘴唇边上滑落,硬是给它添上了一点殷红。王耀看向地上淡粉的花瓣不由得下意识的想到了前段时间湾湾成天说的花吐症,暗恋入骨,思恋断肠,花落人亡。王黯显然是知道花吐症的,避开了王耀担忧的视线,一言不发。

        “是本田葵,对吧?”半晌,王耀终是打破了这死寂。王黯抿紧了嘴唇,闭上眼睛,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解释那难以启齿的爱恋……明明是不死不休的敌人啊。王耀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这没什么的……兄长。”王黯烦躁揉了把头发,也不知到该说些什么好。

         “葵……你眼睛的颜色越来越淡了。”快瞒不住了啊……本田菊颇为担忧的看着一脸无所谓的本田葵,不知对方在想些什么。本田葵嗤笑一声,淡色的眸子带着几分笑意看着自己的弟弟,意味不明道:“菊,如果他恨小生的话,小生就不会死。”本田菊被对方噎住,说不上话。他和王耀都过于优柔寡断了,他们即使知道对方也许还存着些许感情,却都不敢走出那一步。在这方面本田菊曾不止一次的羡慕本田葵和王黯的相处方式,即使是针尖对麦芒的针锋相对也总比自己和王耀的相对无言好得多,本田葵脸上的那种莫名的神态,其中夹杂着百种感情,让本田菊生出一种挫败感:“那你就打算这么下去?”直到消亡吗?

        本田葵难得收敛的脸上的不正经,双目放空,似乎在想着些什么:“大不了就是失去记忆,小生也算不上亏。”老狐狸倒是和他说过,因为意识体自身原因导致的消亡,相当于游戏失败导致重头在来,除了记忆没有,其他一切照旧。

       “王耀,王黯和本田葵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啊,约好一起请假放艾伦鸽子?艾伦差点把会议室给拆了。”阿尔半试探半玩笑似的说道,平光眼镜很好的掩饰了小伙眼中的情绪。王耀听了这话下意识的看向本属于本田菊的空位,似是不甚在意:“我怎么知道。八成是又打架去了吧。”不一会儿话题又向别处引去。
·
        “黯,你……”王耀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剧烈的咳嗽声打断。王黯看着自己手中整朵的樱花,只能摇头苦笑:“爷不会试的……”这几天王耀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麒麟白泽都找来了,如果不是龙那家伙死活找不到,王黯毫不怀疑自己这个蠢弟弟会把龙拖过来。

        让他表白?不存在,不可能的。王耀被赶走后屋子里略显冷清,已经能吐出整朵花了,看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消散了。王黯靠在沙发上,心中却不免出现了些许松动,反正消散之后就算会诞生新的意识体也不会记得这些事了,他,要不要放纵一把?

        本田家此时也难得陷入了寂静之中,本田葵的右眼出盛开出一朵鲜红如血的曼珠沙华,本是一种华美的花此时却让人难以喜爱。本田葵却是痴痴的笑了起来,对上本田菊的不解,轻笑着露出了本田菊从未见过了温柔:“黯桑还是一如既往的心软啊。”被自己那样对待却仍未憎恨自己吗?

        电话铃声的想起打破了俩人的思绪,不经意的撇了眼来电人,本田菊有眼色的离开了房间。“小兔崽子。”黯桑今天似乎状态不好呢,本田葵一边听着电话一边不着调的想着。“……爷喜欢你,咳咳——”对面还半天才挤出了这么一句让人兴奋不已的话,本田葵扯了扯嘴角,可惜是假的。似是不在意的嗤笑一声:“嗤,老狐狸,人品不好就别玩大冒险了。”但他实在想不到,是什么理由让他能跟自己说“喜欢”。对方难道没有讽刺回来,意料之外的叹息声,王黯似是自嘲似的笑了几声,让本田葵不得不正视起对方刚刚的话。

       不等本田葵出声,王黯又说出了让本田葵心里为之一震的话:“爷得了花吐症,开心吗?”“是……谁?”本田葵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手机。“你,很得意吧?今天之后就再也没人回讽刺你了,很爽吧?……葵。”出乎王黯的意料,电话那头的人半天才愣愣的回了句:“花吐症?因为小生?”

王黯:这时候都不听人说话吗?不愧是小兔崽子!

        “不信拉倒。”王黯直接被人气到不想再说话,身体产生的虚弱感也让王黯不再想开口,不过这才是他吧……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意,也许这才是我们最好的结局……电话那头的人迟迟没有回应,在王黯打算放下电话时,才听见人若有若无的声音:“为什么……不恨小生……”

几天后·世界会议

       “二肥,记得告诉艾伦让他们重新做个自我介绍,黯失忆了。”王耀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的。倒是阿尔弗雷德诧异的看向王耀:“嘿,耀,王黯和本田葵是商量好作弄人的吧?怎么失忆都是一起的?”王耀的动作顿了一拍,若无其事的甩锅:“你问他们去啊。”

        “小生本田葵,请多指教。”
        “王黯。”

END

题外话:
终于写完了……难产的要死啊/躺尸/好吧,对于黯葵俩只而言,这应该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吧。挤了那么久才挤出来的。/躺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