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半安

你们好,这里唐半安,主混APH,刚刚入凹凸。是个半吊子的博爱写手,日常智商不在线的精分。天雷外国&自家省拟,手头无数巨坑的咸鱼。乐乎ID是2841354291,还请阁下多多指教。附:全员主耀厨。

无题

使用说明
•省拟X耀
•讽刺某个我一直都看着不爽的人。
•没有攻击搏击的意思。
•文中某人的姓名用徐浩然代替。

  “大哥大哥,你知道那个什么徐浩然的事了吗?京爷家的咧。”王冀一手拨弄着花草,一边说道。正在沏茶的王皖挑眉:“那个很狂妄的说武术是糊弄人的那小子?”王冀来了精神,看向王皖:“阿皖你也知道啊?”王皖抿了口刚沏的茶,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我不是原始人谢谢。你又想到什么鬼点子了?”王冀撇了撇嘴不满道:“诶诶诶?!死小鬼!你就什么对你哥?!”王皖吹了吹茶,问道:“大哥,你怎么看?听说那家伙要挑战太极传人来着。”放下茶杯,似是叹息:“京爷家的人啊越……啊!”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人送了个爆栗子。“我家的人怎么了?嗯?”和王耀七分相似的少年一脸不爽的看着王皖。“雾草!京爷你干啥!”“我家的人怎么了?嗯?”语气里满满都是威胁。王皖无奈的练练摆手:“没啥!啥都没有!”
  王耀看着自家弟弟们的胡闹无奈的笑笑:“你们啊,都多大的人了阿鲁。”王京不满的看了一眼正不断哀(zuo)嚎(si)的王皖(buni!)王鄂却建议道:“诶,大哥,我们去逗逗那小子怎么样?”王耀合了手中的书:“怎么?有什么想法?”王皖笑道:“这小子不是说什么中国的武术都是骗人的吗?那用用武术狠狠揍一顿咯?叫上小香,小澳咱们玩把大的。”王耀笑着摇了摇头,对于自家弟弟妹妹的提议他从来不会拒绝。
  •
  徐浩然表示自己现在有一点懵。他正在健身居然有人告诉他,说是市长找他。最关键的是市长那一脸怜悯的表情让他也不知该说什么了。怜悯他?!搞没搞错的?!最终他跟着市长走进了一家武术馆内,进去之前市长一脸怜悯的看着他,道:“年轻人啊,做人不能太狂妄了。”
  徐浩然:EXM?!(゜ロ゜)
  只见平时总笑嘻嘻的打着太极的市长停在一个房间前恭恭敬敬的敲了敲门:“先生,人带来了。”开门的是个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笑得阳光灿烂的少年,少年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市长先生的肩膀:“行了行了,没你事了。你放心,我大哥出手都是有分寸的。”然后徐浩然一脸懵逼的看着一个茶壶砸在了少年的脑袋上,然后一个蓄着及肩长发的男生阴恻恻道:“特么的你大哥?!你欠揍了吧?!”紧接着男生拽着徐浩然的衣领往屋里十分随意的一扔,然后拍拍手笑着对已经见怪不怪的市长道:“辛苦你啦,京爷说是给你三天假期来着,祝你假期愉快哈。”
  徐浩然看着屋内的一群人,第一反应是黑社会的,第二反应是有权有势的富家子弟看自己最近大出风头打算和自己比一把。这样想着徐浩然笑了,还没说话就被一个眉毛很粗冷着个脸的男生打断:“你在我们这里随便挑个人,我们以传统武术的名义挑战你。”话音刚落男生身边一个看上去很精明带着眼镜穿个长袍的男子接话道:“那,就先由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王濠镜。刚刚说话的是家弟嘉龙。给你开门的那个是王卿冀,用茶杯砸人的那个是王徽皖,然后坐在那边看书的是王梓京。在他旁边嘴里含着个棒棒糖的是王苏萳。那个正在打电话的人,是我们大哥,王耀。”徐浩然正准备说话就被王徽皖打断。王徽皖不知在哪弄来了茶叶和茶具,一边拨弄着茶叶,一边说道:“嘉龙,你不能这么玩啊。说好让大哥好好教育教育这家伙的。”徐浩然一听笑了:“教育我?我没把他揍死都算他幸运,他那小身板能干啥?娘娘腔就该做些娘娘腔该做的事。他那种小身板给人【哔——】都不行吧。”
  王卿冀手中的手机突然黑屏,周身围绕着杀气;王徽皖差点捏碎的手上这个自己最喜欢的紫砂壶茶壶;王嘉龙虽然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却抽出了折凳;王濠镜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手中的折扇莫名其妙的断开了;王梓京放下了书;王苏萳直接嚼碎了棒棒糖。王梓京出声道:“要不还是直接揍死吧?”王徽皖笑着放下茶壶,周身萦绕黑气:“那多没劲,而且大哥也不会同意的吧。”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嘴上却说着,嗯 说着荤话:“直接找人【哔——】了多好,嗯?或者,轮个几十次然后扔大街上。”王卿冀一脸嫌弃道:“同意。” 王嘉龙看着已经结束通话的王耀撇撇嘴:“大哥来了。”
   仅四个字原本黑气四溢的众人一瞬间变成了兔子。“大哥/大佬。”“嗯。”王耀揉了揉自己弟弟们的头,然后对徐浩然道:“徐先生你好阿鲁,我是王耀,今天找你来的目的,您应该也清楚了阿鲁。我作为传统武术的代表挑战你阿鲁。”
   徐浩然满不在乎道:“挑战可以,你得签下生死状,还得表明即便你被我打残也不会有来找我麻烦。”“可以阿鲁。”王耀刚答应下来闹事小组就开始了。王徽皖笑着拿出一块黑布:“大哥,为了公平起见你还是把眼睛蒙上吧?”王卿冀又接着说:“大哥,你可别赢得太快啊,给人家留点面子的。”王濠镜补充道:“大佬,咱们可都是直播呢。”王耀无奈的笑了笑:“好好好,听你们的阿鲁。”徐浩然却讽刺道:“到时候别像那个谁一样10s就被我K.O.了。”
   比赛开始后,徐浩然的攻击每一次都是直冲王耀面门而去,王耀却像是猫逗老鼠一样逗这徐浩然在场地里转圈。“CNM!有种别躲!你还是个男人吗?”王耀却笑了:“你难道以为武术就是蛮打蛮拼吗阿鲁?”“躲有什么意思?”紧接着带的风的一圈在王耀耳边划过。“唉,现在的人啊。”明明只是比试,这个什么徐浩然却非要一副要人命的样子,使得王耀着实恼火。
  “半柱香已经过去了,阿川,你和阿滇是最早OUT的!”王皖一边直播一边说着一边笑道。
  两柱香过去,王皖也急了,方言都说出来了:“大 gu 诶!你 zai 打 ha kei,今年新(第四声)茶就 do 到小澳那 kuai kei zhe 哦!(大哥啊,你再打下去,今年新茶就都到小澳那去了!)”王耀无奈的笑笑,这些小家伙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那他开赌局。
  最后,最后还是小澳赢了……王皖一脸不情愿的把茶叶递给了王濠镜:“以后绝对不跟你赌了!”王耀笑着对已经瘫着地上的徐浩然道:“我最讨厌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而且你鄙视的不是传统武术,而是中国文化。”
  
  
  
  
  
  
END
  

评论(2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