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半安

你们好,这里唐半安,主混APH,刚刚入凹凸。是个半吊子的博爱写手,日常智商不在线的精分。天雷外国&自家省拟,手头无数巨坑的咸鱼。乐乎ID是2841354291,还请阁下多多指教。附:全员主耀厨。

忆回肠(二)

雷点扫描
•八国联军侵华
•好茶为主,极东红色也有
•鸦片梗
•国父先生出没。
  “闭关锁国?!你疯了吗阿鲁!我们现在的技术不知被亚瑟,阿尔弗雷德他们甩下多远的阿鲁!你居然要闭关锁国阿鲁?!”王耀不可思议般的看着面前的帝王,养了千年的礼仪似乎在这一刻被王耀丢到了九霄云外。男子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朕才是这个国家的君主,国事不劳您操心。”王耀气结:“罢罢罢!随你的便吧阿鲁!我走了阿鲁!”正准备转身离去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句淡淡的命令式的陈述句:“王耀,汝最好还是不要到处乱跑。”
王耀的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声音也冷了下来:“如——您——所——愿!”
  王耀早就知道清朝不会坚持太久,所以索性就不管那些个烂摊子了,直接回到自己以前的竹林开始“隐居”生活。只是王耀不知道后来的事会如此惨烈。
  •
  “呵,怎的,慈禧那女人又答应你了些什么阿鲁。”明明是疑问句却硬生生被王耀的讽刺表述成了陈述句。亚瑟恶劣的笑笑,虽说王耀现在被囚禁在这小屋中,但他不介意再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捏住王耀的下颚,不顾王耀的反抗,将自己特意为眼前的人准备的鸦/片全都给王耀灌了下去:“王耀,好好享受吧。”
  “咳咳,咳,什么鬼东西!”王耀一被亚瑟放开就开始剧烈的咳嗽,一张精致的脸涨的通红。亚瑟怜惜似的抚上王耀的脸颊,笑道:“是让你沦落至此的罪魁祸首哦。”“鸦/片?!亚瑟你疯了阿鲁?!”
  亚瑟的眼中晦暗不明,将王耀按在椅子上:“是啊,我是疯了。”是因为你啊,王耀,东方的美人。王耀只觉得神志开始模糊起来,脑袋昏沉沉的,眼前的人也已经不是亚瑟了。
  王耀伸手抱住眼前的人,第一次让人看见了他的消沉:“小菊……不要阿鲁……不……”亚瑟的脸色越来越黑,不容拒绝的吻上王耀,沉声道:“王耀,我是亚瑟,亚瑟•柯克兰。不是本田菊那个没用的家伙。”
  王耀并未反抗,却不知是因为无力反抗还是因为王耀眼中的那张本田菊的脸。只能被迫的承受。
  “不,不要阿鲁……唔嗯。”
大概是因为鸦/片的原因王耀的双手只能是抵这亚瑟根本推不开对方,反而被对方绑住了双手。不耐烦的扯开王耀的长衫,修长的手指从脖颈一路下滑。
  一夜缠绵。(墨安:下不下去了,别揍我!QWQ)
  次日晨,王耀揉了揉自己昏沉沉的脑袋眼底闪过一抹杀意却立刻就被掩去。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不敢相信的神情。他王耀最擅长的,不就是伪装吗?亚瑟看着王耀脸上浮现的难堪,无法接受的神情暗自在心底笑了笑。
  “王耀,你最晚还真是淫//荡啊。主动的不得了啊。”亚瑟捏住王耀的下巴,逼迫对方直视自己。“别,别说了!你还想怎么样阿鲁!”王耀有些失控地甩开亚瑟的手,吼道。亚瑟眸色一黯,扯了扯嘴角,加大了手上的力气让王耀无法挣脱:“你说呢,王耀。”王耀你为什么就不能向我服个软,好歹给我一个理由放过你啊。何必呢。王耀低下头,掩去眼中的无能为力和无用的悲凉,换上应有的表情。他要的不就是他的臣服吗?若是能用伪装好的臣服换取暂时的安定以便他重新崛起,又,有何不可?
  “你想要什么阿鲁。”王耀的声音中染上几分无能为力的悲凉的意味,亚瑟微微皱眉总觉得有些怪异,却还是说出了上司的要求:“我还是那个条件,我要香/港。”
  “不可能阿鲁!”王耀立刻拒绝。亚瑟叹了口气,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所以,最后的底线是租期百年。还有就是,我上司要求我,我离开前你必须患上毒瘾。”
  王耀的指尖微微发白,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眸,好半晌才道:“第一个我答应了阿鲁。”
“那第二个呢?”听了这问话王耀讽刺道:“呵,第一个我都同意了,第二个,又有什么好拒绝的阿鲁。”
  恨,好恨,恨自己的没用就连弟弟妹妹都保护不了;恨自己当初为何不再坚持一点立场,恨下面的那些贪官污吏……
  不甘心,王耀不甘心自己就如此没人掌控于手中。但,现在的他无能为力,他只能忍耐。口中漫延开一股铁锈味,敛去眸中闪烁的恨意,和不甘。接过亚瑟递来的粉末状的鸦片,吸食殆尽。
  就这么日复一日,直到确认王耀换上毒瘾,亚瑟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亚瑟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不久,伊万•布拉金斯基也找上了王耀。

  王耀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抿了抿唇半晌才开口道:“慈/禧那女人又答应给你什么阿鲁?”男人一派天真无邪的笑容:“露西亚是来找小耀的哦☆”^L^无意间看见王耀脖子上还有亚瑟留下的吻痕眸子暗了暗,故作不经意般的靠近王耀,发现王耀的身子不自觉的在抖动,眸中的幽遂又加深了一层,拂过王耀的长发:“露西亚只想要小耀哦。”^L^
  口中是这么说,目光却留连在王耀的长发上,王耀眸色微黯,拿过剪刀一把剪下了自己的长发。

 •
    “小菊?你回来了阿鲁?”王耀看着以前小小的小不点长到现在和他齐肩的少年,不禁在心中发出第无数次的感慨,“小菊长的真快啊。不愧是我弟弟阿鲁。”
  王耀并未注意到本田菊眼中暗涌的疯狂,虽然注意到了却也从未在意本田菊蓄的短发和腰间的武士刀。

  王耀更不知道,自己曾经毫无保留,毫无原则的宠爱的弟弟,早已生出背叛之心。
  “嗯,回来了。呐,NINI在下饿了,NINI再给在下做些点心可好?”
带些撒娇意味的话语,让王耀无法拒绝。
  不知是该夸本田菊的演技太好,还是该怪王耀太过信任本田菊。听了本田菊的话,王耀只是微微嗔怪:“真是的阿鲁,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喜欢撒娇阿鲁。”然后便毫无防备地转身去准备。

  即使王耀对本田菊信任的可以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对方眼中,但,千年来养成的警惕却已经牢牢地刻在了骨子里,而本田菊却又是个不知道怎么隐藏大幅度情绪波动的人,理所当然的,王耀察觉到了身后的人的不对劲。但,即是是反应过来又如何?只是险险地避开了原本一刀就能要了自己这条命的攻击,不,也不能说是避开。毕竟,只不过是从死换成了背后被本田菊的村麻纱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罢了。
  “小菊,你?!”王耀又惊又怒,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除了家人,不,应该是和当作家人一样看待,一样信任,疼爱的弟弟——本田菊,竟会捅自己一刀。王耀的眸子暗了暗,压下心中翻涌着的情绪。暗自咬牙,该死的,这身体现在几乎被鸦片毁完了,而且,烟瘾也没戒完。
  本田菊的碎发遮住了他的双眸,多年前王耀送给他的唐刀早已不见,倒是这一把他顺带要过来的要过来的村麻纱,成了如今把他的nini推入无尽的黑暗之中的罪魁祸首了呢。“兄……耀君,投降吧。”王耀笑笑讽刺道:“呵,你在做梦吧阿鲁。小……菊阿鲁。”准备改成“本田菊”时,“小”字却已经出了口,王耀也就不打算掩饰了,虽是叫的小菊,但语气却好似能掉出冰渣一般。
  “王耀!哀家几时允许你听日/本开战了?!还不速速停下。”听见身后传来的女子的声音,王耀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怒气,厌恶等表情。看着那老女人带着人和本田菊的人进行所谓的“和谈”王耀的眸子中染上了血色。“咳,咳咳。”王耀的瞳孔猛地一缩,完了,烟瘾犯了。面上立刻摆出一副怒不可遏的神情:“呵。”
  直接转身走人,也不管自己身后本田菊研究的目光和那女人一派铁青的脸色,招呼都不打就直接离开。可实际上王耀的脑子已经越发的不清醒了。
  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些人的“监视区”王耀靠在墙上,双手环臂,不断的颤抖着,咬破舌尖企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大哥!”
  是湖/北的声音。
  王耀微微放松了些,咬了咬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小鄂,我们回家阿鲁。”
  湖/北连连点头,看着王耀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红了眼,咬牙切齿道:“大哥,亚瑟是不是给你喂鸦/片了。”
  王耀无力的半靠在王鄂的身上,为了不在弟弟面前呻/吟出声,王耀死死的咬住下唇,而下唇已经被咬出血了,王耀这才无力地开口:“小鄂,你小心些阿鲁。他们…这次不会……轻易罢休……的阿鲁。大哥无能……没法保护你们阿鲁。”浑身无力的感觉很不好受,更何况,王耀因为毒/瘾发原因,现在浑身发软发痛,恶心,胸闷。
  王鄂的眸中充斥着怒气和不甘,索性横抱起王耀,在他耳边道:“大哥,你忍忍,我们帮你戒。清/朝已经不行了。”

  如果王耀此时是没有犯毒/瘾,他一定能听出王鄂的话中话,只可惜因为毒/瘾的原因他现在脑子里就像是一团浆糊。
  •
  被大哥赶出房间的王鄂自然不会违背自家大哥的意愿,指尖深陷入掌心,眸中满是恨意:“本田菊,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其实所有人都不明白,王耀对本田菊明明那么宠的,本田菊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乘火打劫的事。当初不愿续发也好,向大哥要兵器也好,和学习西方国家也好,甚至是离开大哥身边也好,大哥从未说过一句话,每一件大哥都同意了,本田菊对大哥做出的事是所有省份都想不通的。给了大哥一刀,强行带走了湾湾。众省市也只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来解释了。
  瘾最后还是被王耀戒掉了,本就偏瘦的王耀又瘦了不止一圈,看着一众弟弟妹妹心疼的眼眶都红了。
  “小鄂,你之前和我说的孙先生呢阿鲁?我去见见他阿鲁。”王耀理了理衣服,问道。王鄂一愣,说道:“大哥,孙先生一会儿就来了。”
  •
  “明人不说暗话,您打算怎么救这个国家。”王耀坐在椅子上,抿了一口茶道,虽然因为鸦/片的毒害使得王耀变得瘦弱不堪,但周身的气势却让人不敢轻视。
  “推翻帝制。”孙中山将自己的想法完完全全的告诉了王耀。王耀轻敲面前的木桌,似乎是毫不在意的笑着:“孙先生就不怕我将这些计划告诉慈禧阿鲁?毕竟她现在才是我的上司不是阿鲁吗?”而孙中山并未出现慌乱的神情:“您是这个国家的化身不是吗?您自然是希望我们中华民族崛起的。况且如果您真想这么做的话我现在就已经身首异处了,所以我愿意赌一把,您不会。”
  “……就按你说的做吧阿鲁。我手头的一切资源你随意使用阿鲁。只要你能让这个归家强大起来啦。”
  
最后他也的确是做到了这个国家也的确幸福安定了一段时间。但却很快重新被打破。
  
  
  

TBC
  
 

评论

热度(9)